What's New

ここには全ページに

共通の項目が表示されます。

 

<利用例>

What's New!

 

<利用例>

お問合わせはこちらから

林吟風前輩-前傳

作者:陳佩筠

這篇為什麼說是『前傳』呢!?因為主要是描述當初怎麼找到林吟風前輩的過程和初次拜訪的心得記載!!因為想不到什麼好標題~所以目前就暫用這樣。找到前輩也快一年了,部份資料仍未整理好,但過太久怕會忘記,所以還是先記錄一下。

 

台灣應該有不少人有聽過「林吟風」的名字,但對於林老前輩的事蹟通常是難以深入了解。我初次聽到是多年前從乾爹口中所提到的。某天乾爹跟我說,神崎老師有次向他詢問台灣一位尺八師範-林吟風先生,不知能否找到這個人?三橋老師希望能與聯絡上。當初試過一些可能找到的機會,不過因為線索不多,最後只知道林老前輩是台中人,無法有更深入的資訊,因此之後就沒了下文。後來在山城前輩的blog中,看見他拜訪大橋鯛山時,大橋先生也曾提到林吟風老前輩的事,除了三橋老師與神崎老師之外,看到還有其他日本人也知道這位老前輩,倒是有些令人振奮。

http://tw.myblog.yahoo.com/shakuhachi-taiwan/article?mid=1626

 

99年12月初在心血來潮的某一日,我在網路上試著各種可能的關鍵字,後來不知道打了什麼(現在還真的完全想不起來了),結果查到「台灣音樂辭典」的一段內容:

 

 林阿發(1914~1970) 尺八專家,台中人,曾表演於公會堂,並赴東北哈爾濱演出。

 

看到上面那段介紹後,我腦中閃過一個念頭“林阿發會不會就是林吟風?”,同姓又同為台中人。此外,據我所知,“風”字可能為吉田晴風門下師範的藝名(如:吉田晴風->佐佐木操風->三橋貴風),所以“吟風”應為藝名非本名。如此一來,林阿發就是林吟風的機率很高。 晚上msn上問了鴻文兄有無聽過“林吟風”,得到的答案果然是與大家一樣的“聽過,沒見過”。再問他是否聽過“林阿發”? 鴻文兄傳給我他從央圖找到的林阿發資料。看完報紙內文,我更能確定林吟風應該就是林阿發(報上記載林阿發是吉田晴風的學生、且為台中豐原人)。


報紙日期是昭和11年10月10日(1937年,林阿發約23歲? 印象中台灣音樂辭典的記載好像有點誤差,不知是否記錯!? 這部份還有待確認,日後有證實後再修正)

12月5日在高雄衛武營時,我告訴乾爹最近上網找林吟風老前輩的事,並告知他林吟風前輩很可能本名是“林阿發”,乾爹說要找到林吟風前輩-對三橋老師才有個交待,於是鎖定“林阿發”為尋找線索,請他的朋友幫忙找尋,但因為林阿發先生已故,所以只能找尋林老前輩的後代。


12月6日有消息回報,乾爹友人提供了很大的訊息。林阿發先生的後代有了音訊,他育有三女一男,不過當時的姓名資料有些錯誤,我想是以前紙本資料容易筆誤或字型讓他人誤解。後來老爹先與林老前輩的女婿聯絡上,之後再透過他轉告林文也先生的電話,與他聯絡上後,確定其父親為“林吟風”先生,並告知有留下當時林老前輩的尺八與一些資料。


100年1月2日,我們前往拜訪林文也先生的家,林先生拿出二本相簿,裏面有許多黑白的照片,記載了林老前輩的演奏事蹟(相簿是林老前輩自己整理記錄)。

 

當天拜訪因為時間有限,因此我僅拍了幾張代表性照片:

相簿第一頁就是林吟風老前輩的照片,上方為吉田晴風老師授予林吟風前輩的師範證書。

 

 

林老前輩上京當時的照片,當初就是這個時候獨自前往東京學習尺八。

 

 

吉田晴風老師晚年的照片,見林吟風前輩註記上寫著【晚年.恩師】的標題,可以感受到林老前輩對吉田老師的敬重與情份。

 

 

林老前輩演奏《楫枕》的節目單(上方有團照,不過閃光燈反光亮得太嚴重了所以~不太清楚)

 

 

林老前輩的一尺八寸管(鈴慕銘)

 

 

左方為林吟風前輩的兒子-林文也先生

 

 

林吟風老前輩的三把尺八:

1、右邊黑色的那管印有「晴風撰」,但不是竹製的,我想應該是類似當代的"悠"吧!

2、中間那把尺八是「鈴慕銘」,初見時中繼已鬆脫,要用膠帶貼起來才能吹出聲音。

3、左邊最長的那把尺八,管徑略粗,印象中沒有銘印。

ps:神崎老師將鈴慕銘的尺八帶回日本交由小林一城先生修理好後寄還給林先生,長遠留存應該不是問題。

 

當初以為在當代能前往日本留學的人,推想應該家境不錯。但據林文也先生的轉述,其父林老前輩前往日本留學學習尺八時家境並非想像中富欲,是靠自己力量到日本打工生活而非家庭支助,對尺八的熱愛之心與逐夢的勇氣,聽到後令人為之動容,對尺八的態度與其精神更是我們後輩需學習效仿之處。


很可惜的是,林老前輩雖然曾有學生,但是否有傳人將林老前輩的尺八本曲技術全部傳承下來目前難以考證。當時尺八並不普及,加上這期間也因光復的關係,台灣民情曾一度有反日情節,可能也不好在當代極力推展尺八。否則當時若有機會能推展,相信本曲技術部份也不會在近幾年來又到重新開始的局面。


從林老前輩1970死亡後,應該是有許萬尚前輩在這期間對於尺八演歌這方面不遺餘力的推展,可惜英年早逝。但尺八本曲方面,從林吟風前輩過往後,我想台灣應是鮮少人知,這點是從我開始學習尺八前幾年拜訪過的尺八前輩吹奏皆以演歌為主來判斷。一直到神崎憲老師2004年來台灣教學後,以及往返台日間取得尺八資訊分享的前輩與道友,讓尺八本曲在近幾年來才又逐漸嶄露頭角。現今,資訊的普及與科技的便利讓學習尺八的方法變得如此寬闊,相較起林老前輩當時唯一旅日留學多年的學習途徑,身為後輩的我們應當要身在福中要知福才對。

 

其他林吟風前輩相關的資料介紹,請參考山城前輩整理的心得。

http://tw.myblog.yahoo.com/java0613/article?mid=217&prev=-1&next=199

 

此外,林吟風前輩的後代也是音樂世家,拜訪時林文也先生時,他的兒子也正在國外進修中。


在此對林文也先生做些介紹:

=============================================================================

管弦樂指揮/林文也

台中市人,1970年畢業於國立藝專,主修小提琴,師事鄧昌國、司徒興城、柯尼希、陳秋盛等教授,1972年考入台灣省立交響樂團,1976年任中區大專聯合管弦樂團總監及指揮至1985年,並任教於台南家專及東海大學音樂系講師;1979年升任為台灣省立交響樂團首席,1980年至國立維也納音樂學院進修,1981年經特別推薦參加義大利國立帕爾瑪音樂院畢業考,獲藝術家文憑,事師Robert Michelucci,1986年至市立維也納音樂院暑期音樂營指揮班,1989年及1991年分別赴美國印弟安那大學及伊薩卡音樂院參加弦樂教學研習營,1992年由省交團長陳澄雄指揮赴俄與新莫斯科交響樂團同台演出,1995年自省交退休。目前任教於台中各音樂班及雙十國中管弦樂團指揮並熱心於中部樂教及音樂會之製作。

=============================================================================

 

以上是一點心得,若有錯誤之處請多包涵。